公司动态

港服装设计师北拓私人定製

2018-03-30
   “从过去的原始森林到现在的建筑森林,我们都是时光的旅行者。独一定製的数码印花结合解构形的剪裁,组成了实穿性高的初秋女装。”香港女孩陈沛珊从数百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近期以40强闯入第二届“园洲杯”全国休闲服装设计大赛总决赛。她大胆地尝试以背包、斜肩包融合在服装的整体中,呼应设计主题《旅行者》,并形成独特的视觉风景。
    自“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去年在国内外掀起“丽媛style”后,“私人定製”便火遍神州大地。近一年多来,无论是拉尺量身的街头裁缝、代加工的服装厂,还是开品牌连锁店的服装商,甚至连香港设计师,也按捺不住北上拓展这一“新兴商机”。像陈沛珊这样年轻但没有从业经验的设计师,便通过频赴内地参赛来提升技艺和累积人脉。她说,相比服装定製在香港发展早且具国际视野,在内地则起步较慢,但舖租等成本相对便宜,可挖掘空间也更大。
    品牌与人脉缺一不可
    而有·40多年从业经歷的香港西装裁缝师林鉴泉,目前被东莞虎门松鹰服装公司高薪聘请为设计师,并组建了“私人定製”团队。除了在企业帮人做服装外,他还每月2次飞抵不同城市,为高端客户量身及试衣。有消息称,有些老闆为了获得一套“私人定製”的高档服装,专门花几万元(人民币,下同)要求企业派设计师坐飞机过去为自己量身裁衣。
    与流水线工厂里一天能做上万套西服相比,林鉴泉做一套西服,要与顾客沟通充分了解顾客体貌、性格、风格等,经过至少3次试穿和调整,并反覆沟通交流修改,前后的製作时间长达20天以上。两年前创立成衣品牌并涉足高级定製的广东省十佳设计师邵诗茹也称,定製一件女晚礼服,要耗时1个月才能完成。
    “私人定製之所以火起,除了‘第一夫人’的感染力外,离不开近年国民消费力增强,越来越多新富阶层更重视社交场合的形象。”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会长黄益群说,由于“高级定製”更加考验企业和设计师强大公关能力和人脉关系,多数紧盯地产、银行等老总级人马,为接触客源甚至要套取银行VIP大客名单也是常事。而“私人定製”的客户群扩至企业中高层,一些制服厂为转型,更特意为金融机构“大单”客户中高层“开小灶”,尽管款式与下属相同,但量身定製且面料更优。
    “私人定製面向客户群更广,从业门槛也更低,但在设计师领域仍有身价之分。”黄益群透露,全国十佳设计师以万元起跳,省级十佳设计师最低也需数千元,其他则难有较一致的收费标准。
    高级设计师万元起价
    “相比内地不少设计师热衷赚快钱而随大流,香港设计师多数更务实,也愿意静心沉淀。”中国十佳时装设计师屈汀南表示,服装定製很考验“品牌+人脉”,不仅要闯出自身特色的品牌,还需拓展人脉和公关能力。
    香港设计师郑文龙目前拥有一批相对稳定的定製客户群。但他谈及十多年前北上时以“惨淡”来形容,惟有一边批量产销成衣,一边扩大内地朋友圈,积累含金量,如找香港艺人代言,举办时尚活动。“如今内地懂得穿?的民众越来越多,私人定製正走向大众化,前景也更看好。”
    不过,屈汀南坦言,部分香港设计师比较“西化”,做一套西服能媲美欧美手工。但近年内地人赴欧美日趋便利,欧洲定製价格亦较国内便宜,因此香港设计师在内地竞争力不及欧洲,在中国传统文化、手工艺挖掘方面亦不及内地同行。“例如海派旗袍,很多年以前在上海给宋美龄等名人做旗袍的师傅,解放后跑到香港,但现在较多人退休又返回内地,我们要不断去讨教,才不至于失传。”
    要戒除搵快钱心态
    今年58岁的香港设计师何建华,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便扎根内地,在广东成立首家中外合资服装设计企业。近年他创立“华诗慧丽”高级定製品牌,并率先在内地提出打造“中国概念”大品牌的构想,紧贴本土定製消费热潮,自去年起上海、深圳、广州等地的订单较之前倍增。
    “中国服装时尚潮流或十年后跟法国平起平坐,但前提是要发掘和传承中华文化底蕴。”屈汀南透露,明年拟牵手广州白天鹅宾馆开设新工作室,并将其收集的民间服装文化藏品、传统手工艺以小博物馆形式展出,“借助高端文化类酒店为窗口,宣传我们品牌和定製的理念”。他提醒,香港设计师北拓时宜审慎挑选投资者,否则被金钱牵?走,慢慢失去话事权,将辛苦打造的品牌断送,“这也是搵快钱心态很易掉入的泥陷”。


公司介绍

新闻资讯

全国统一热线 028-83049590

周一至周六 09:00~18:00